汉景帝明知道杀了晁错,也不能阻止七国之乱,

对了,汉景帝即使杀了提议撤藩的晁错,吴王刘濞等七国的叛变,也不容易停住步伐。这一点儿,汉景帝在杀晁错以前,他就早已了解是这一結果了,可他仍然還是杀了晁错,并且用“腰折”那样这种惨忍的刑诉法来杀晁错。那麼汉景帝需不需要那样做呢?

(汉景帝剧图)

汉景帝杀晁错仍然不可以阻拦七国的叛变,这我觉得是那时候许多人的广泛观点。

许多人将会要说,错误呀,那时候袁盎等并不是在积极主动唆使汉景帝杀晁错吗?并不是她们觉得干掉晁错就能够阻拦七国之乱吗?

我觉得,袁盎等往往提议干掉晁错,她们的目地是想上台。换句话说,是想替代晁错,变成官府中最有势力的人。

这一点儿,汉景帝都是看破不说破的。

人们再讨论一下,为何汉景帝搞清楚干掉晁错也不可以阻拦七国之乱。

第一,一切状况下,吴王刘濞都不容易终止谋反。

吴王刘濞提前准备谋反,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絕對不容易无功而返,更不容易束手就擒。

汉景帝還是皇太子的那时候,由于砍死了刘濞的大儿子,从那那一刻,刘濞总有了谋反之情。并且自此,他在中国干了充足的提前准备。他运用盐铁的便捷,打造出武器装备,屯集粮草,训炼士卒。然后,他便会依照方案举事。

换句话说,无论汉景帝采不听取意见晁错的建议开展撤藩,刘濞全是会谋反的。只不过是汉景帝的撤藩,推了他一柄罢了。

而当他早已举事之后,他就不太可能再慢下来了。由于他早已做过“谋大逆”的事儿,这对他而言早已是死罪。假如终止谋反,或许他临时不容易遭受汉景帝的惩罚,可是此后他会始终衣食住行在胆战心惊当中,担忧某天汉景帝就宣他去北京长安。假如他回绝了汉景帝的招唤,那麼这就是说欺君之罪,是死罪;假如他遵从了汉景帝的招唤,那麼来到北京长安之后,将会汉景帝随意一杯毒酒,就把他给結果了。换句话说如何全是死。

说白了“开弓沒有回过头箭”,说的就是说吴王刘濞的这类情况。

(刘濞剧图)

第二,一切状况下,汉景帝都不容易终止撤藩。

汉景帝不容易终止撤藩,由于他搞清楚,藩王对中央政府政党的威协是十分大的。假如终止了撤藩,那麼这一國家总有将会再次深陷支离破碎。

撤藩那样的工作中,是以刘邦就刚开始做起來了。刘邦是不太可能彻底保持撤藩,可是从刘邦到汉惠帝到汉文帝再到他,撤藩这一工作中是一步一步做出来的,是不太可能终止的。

再一点儿,汉景帝并非打不赢吴王刘濞。尽管表层上看上去,是7个國家一块儿谋反。可是除开刘濞之外,别人都只有算作乌合之众。并且那时候的中央政府政党我觉得是很强劲的。当初刘邦应对那麼强劲的异姓王,都可以一个个地剪灭她们,更何况是来到汉景帝時期,中央政府政党早已非常强劲,地区政党,早就不够为惧了。

再聊了,这仗都还没打呢,汉景帝如何将会就忙着服输了。

(晁错剧图)

第三,汉景帝絕對死不认错谋反的事。

这古时候无论怎样,全是君主们非常高度重视的1个难题。假如谁要谋反,皇上立刻就让步,干掉自身的人向谋反者套近乎,那之后将会谁都敢举旗谋反了。那样的话,國家还不乱了套了?

汉景帝是1个聪明的人,他自然搞清楚这一大道理,自然不容易带坏这一头。

那麼,即然汉景帝在杀晁错以前,就早已搞清楚,干掉晁错都不可以阻拦七国的叛变,他为何也要杀晁错了?

我觉得,大道理只能1个,那便是汉景帝杀晁错的目地,是把刘濞逼上死路上来。

这句话如何了解呢?

非常简单。你刘濞并不是喊着“清君侧”的委托人谋反吗?你并不是觉得我的身旁有晁错那样的佞臣吗?好啊,那么我把佞臣晁错给干掉,并且用“腰折”这类严苛的酷刑来处罚他。你有没有什么话可以说呢?假如干掉了晁错,你也要动兵,只有表明你的目地并非以便“清君侧”,而就是说以便谋反。这样一来,我想打你,也就振振有词了。

而結果如同汉景帝分辨的相同,当他干掉晁错之后,吴王刘濞果真沒有停顿下来。而汉景帝马上让周亚夫主持人部队开展征讨,迅速就平定了七国之乱。

不难看出,晁错只有就是说汉景帝手上的1个棋盘罢了。汉景帝看待协助过他的人,这般冷淡冷情而残酷,还可以看得出古时候君王的思绪有实在太的恐怖。

(资料可参考:《史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