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20多年,没拿过任何电影奖项,太多人因为颜

最初认识他时,是那个犹如从画中走出来的美少年:

金城武的长相是那种没有人可以否认的帅,他既有男人的忧郁性感,又有男孩的可爱天真:

他的眼睛里有星星,亮亮的,大大的,有不谙世事的孩子一般的纯净:

他的眼睛里有大海,静静的,深深的,是诉说着一整个人生般的深情:

但就是这样一个拥有绝世容颜的美男子,却察觉不到自己的魅力,甚至有一点不自信,每次公共场合露面,都表情害羞,眼神飘忽不定,态度近乎谦卑:

而正是因为这种不自信,让他的美没有一点攻击性,以至于连男人都非常喜欢:

他与世无争,尽管如此,他仍然是许多导演的至爱,陈可辛导演毫不吝啬对他的赞美,他说金城武时他见过的演员中为人最好的一个——“他是一个不太会'维护'自己的人,他什么都不争不说,我倒反会偏心他一些。”

而王家卫更是精准的捕捉到了金城武身上那种脆弱而迷离,阴郁不羁又混合着神经质的孩子气的独特气质,他说:张国荣的眼里有故事,梁朝伟的眼里有黑洞,金城武的眼里有人生:

于是有了在《重庆森林》里的那个叫阿武的忧郁警察,失恋后他怒吃凤梨罐头,不相信自己的爱情已经过期:如果记忆是一个罐头,我希望它永远都不会过期。

出道20多年至今,金城武没有拿到过任何电影奖项,于他而言,容颜是上天给的恩赐,同时也是惩罚,太多人因为颜值而忽略了他的演技:

他明明可以在《堕落天使》里不说一句台词,就把一个失语杀手演进每个女生的心里:

在《如果·爱》里,摆脱了稚气的金城武,在漫天雪里除了美成一幅画,也分明看得到林见东眼神里痴心到底的深情:

他可以是《赤壁》里的翩翩儒生,低眉抚琴优雅倜傥,把孔明的幽默机智表现得入木三分:

也可以是《摆渡人》里的幼稚合伙人管春,浮夸外套不离身,却能在搞笑中精准的找回18岁的眼神:

这世上如果真的有隐士,那一定是金城武的样子。

镜头前金城武为我们展示了太多不同的样子,但对于私下的他,大多数人对他的印象只有两个字:神秘。

金庸笔下有一种人叫做隐士,他们或许都曾经风光一时,而如今的江湖却早已没有了他们的身影。他们有的参悟大道,有的超然世外,就像天际中飞过的苍鹰,在苍穹中浓墨重彩的留下一段传说。

金城武只要离开荧幕,就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他不拍戏,很难在网上找到任何他的近况,演员之外,他如同一个隐士。

张艾嘉、徐静蕾、吴君如、蔡康永...太多明星形容金城武像一个外星人,一个始终游离在娱乐圈外的异数:接戏少、零绯闻、没有微博、不拍宣传照、几乎不参加任何宣传活动,甚至发布会也很少出席。

金城武说:我是最有名的大明星,但那又怎样呢,我能不能实实在在感受到自己在生活呢?

对于他来说,在星辰与大海之间,在不被人注视和指点的世界的某个角落里,自由自在的活着,像个普通人一样,便是对于生活全部的渴望。

在任何采访中,他都得体地把自己安置在“演员”地范畴内,对表演与创作中的细节言无不尽,却又对自己的生活三缄其口。

他可以好几年不出来,因为他只想做个演员,明星需要曝光而对于演员来说却并不是必须,有人问他:“戏演完了,宣传跑完了,你打算怎样犒劳自己?”金城武回答:只要没有人再注意到我就是最好的奖赏了。在他看来,演员的本质工作就是把戏演好,电影结束时就请忘了我。

他说自己:“生活很无趣,拍完戏就回家睡觉,或者打电动看书看电影。”

无聊之余,他曾经说过最想去南极,在《金城武南极探险》的纪录片里,他的纯净善良和他的盛世美颜一样让人震撼。

在冰雪皑皑的世界里,金城武眼中没有自己,只有天地:

他对着一头死去的海豹久久不语,他说他想起了在香港拍戏时一只鸟作为道具,一开始还在活蹦乱跳后来却在地上挣扎,金城武想救它,但是片场附近没有宠物医院,没有办法。

最后他一直捧着它在手心,直到它一动不动,直到确定奇迹不会发生才亲手把它埋了,他很讨厌在片场看到小动物,因为拍片为重,工作人员都很残暴,他说:这种工作真是不想干了。

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太多人为了利益无所不用其极,而金城武却仅仅因为无法对小动物的苦难无法视而不见而不想继续拍戏。

他就是那种因为世界上有这样的人存在,而让人觉得世界原来如此美好的人。

所幸,经历了所有的岁月和时光,金城武的眼里依旧盛的下一整个宇宙的星光,一如当年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