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互联网的信息污染太严重了!

01

之前微博上一位“正能量”写手花千芳,曾经发过这样一条微博:

关于花千芳本人是做啥的,这里就不多说了,反正他的代表作叫《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百度介绍如下:

当然,当时这件事因为王思聪的介入以及地图炮变了味:

变成了“没出过国的沙雕”声讨王思聪的剧本,所以没有好好讨论。

所以今天的文章主要想回复几句,说说我们为什么要学英语。

02

我学英语是不是因为崇洋媚外想移民,不是因为英语可以让我获得更高的收入,也不是因为觉得会英语比不会的人更高级,甚至不是为了出国玩更方便。

纯粹是因为现在中文世界的信息污染,实在太厉害了。

其实全世界都存在信息污染,但中文世界信息污染严重的一大原因,是我们和世界不是连通的,事实上我们得到的信息是二手的,是经过一遍筛查再让我们看到的。

我们的互联网如此,我们的电影如此,我们的书籍也是如此。

比如说如果不会英语,你首先要面对的是中文互联网中大批量的信息错误。

就拿最近的新西兰枪击案来说吧,3月15日,举世震惊的新西兰枪击案发生后,国内不少主流媒体的报道中不约而同地提到一点,注意是主流媒体。

在行凶过程中,枪手在腿上绑着很多本杂志。

继而很多媒体开始进行一些匪夷所思的猜测,说杂志中可能包含着行凶者的动机、信仰等,让很多国内的读者摸不着头脑。

实际上,magazine不仅仅是指杂志的意思,他还有另一个意思是“弹匣”,但是翻译成杂志这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意思就很是典型的信息错误了。

除了信息错误外,铺天盖地的谣言就更多了。

举个例子,当时这个文章刷屏,是不是很多人都觉得星巴克要完蛋了,喝星巴克会致癌?

但其实这是谣言,咖啡中的可能致癌物丙烯酰胺广泛存在于各种食物中,早在2016年世卫组织就辟谣说咖啡不存在特别的致癌危险性了,也并不是什么丑闻。

03

还有,只要一和国家民族相关,中文互联网上的垃圾信息就会格外得多。

就拿韩国为例。

之前不知道是谁编出了这样一段话: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又是一句谣言,就算他私底下真的说了,你又是从何而知。我查了下源头,发现这段话来源是我国论坛,且早已被辟谣:

事实上我国论坛特别爱编这种侮辱中国人的谣言,也特别喜欢把这种谣言安在韩国人头上,以吸引大家抱团抵制。

比如2005年就有人说韩国抢了中国的端午节,申遗成功,大骂韩国人不要脸。

但其实韩国当时申遗文件里,明明白白写着:

“端午节原本是中国的节日,传到韩国已经有1500多年”

而且韩国当时申请的是“江陵端午祭”,既不吃粽子纪念屈原,也不赛龙舟,走的是萨满舞蹈的路线:

和中国的端午节根本就不是一件事,完全不会冲突,中国端午节也早已申遗成功。

然而至今,中国互联网上细数韩国罪状里,依然有“抢了中国的端午节”这一项。

除此之外,韩国人的罪状还有:

这中间是不是有很多,你们曾经深信是真的?

04

再比如NASA宣布:有13个星座那个就是“蛇夫座”。

最后,忍不住谣言的NASA分别在官方tumblr、twitter上对“重新定义星座”进行了辟谣。

NASA表示“我们研究的是天文学,不是占星术!”(“Here at NASA, we study astronomy, not astrology.”)

以及“你听说我们改变了星座?不是,我们只是做了计算。”

然而,这个在2016年已经被辟谣的谣言,今天在百度输入“十三星座”进行搜索,最前面的信息仍然还是谣言。

说实话,中文世界的信息污染,百度这个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恐怕难辞其咎。

我这里说的不是竞价排名,而是百度最近一段时间主推的产品——《百家号》,其质量之低,谣言之多,早已超越了UC震惊部,成为中文互联网第一大垃圾场。

随手举一个例子。昨天有朋友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一篇百家号的文章,问我是真是假——

该文声称,美国中情局承认本·拉登和911事件无关,向其家族致歉。我搜索发现,这样的惊天新闻,原来是来自专门生产讽刺性假新闻的洋葱新闻。

再举个例子,在百家号上,韦德早已来到CBA打球: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作为最大最正规的中文搜索引擎尚且如此。

中文互联网的信息污染,可见一斑。

05

越是信息错综复杂真假难辨、逻辑链条不明晰的时代,就越需要能直接获取和处理信息、辨明是非的能力,学英语这件事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而如果我们真的像花千芳说的那样为了给孩子们“减负”而取消掉英语课程的话,我们所有的学科都可以被取消掉了。

我们的语言已经够日常交流用的了,那些散文文言文都可以取消掉了;数学只要学会加减乘除就好了,谁买菜的时候会使用log函数;音乐课美术课培养不出杰出的艺术家也可以取消掉了。

西方未来学家阿尔温·托夫勒在《权利的转移》一书中说道,在当今世界,起支配作用的权力正在悄然地发生着一场革命性的转移,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就是知识,知识代表着一种崭新的社会权力理论。

这本书中有一个例子,说在医生最辉煌的时期,他们牢牢把控医学知识,拉丁文的药方为这个行业提供了一种半公开半保密的密码,大多数病人都不知道其中写的是什么。

医学期刊和资料也仅限与专业读者,医学研讨会完全不对外开放。这些“白衣上帝”甚至可以决定医学院的课程设置,以及入学资格,医生的权利在不断扩张。

而如今,知识已不仅限于专业人士,普通人也可以通过网络了解到很多知识,医生早被限制权力,走下神坛。

在《奇葩说 第五季》第十七期“你是否支持全人类一秒知识共享”中。

蔡康永提出过一个观点——宗教为什么要迫害科学,因为科学在跟宗教争夺解释世界的权利。

同样的,如果彻底取消英语教学,英语能力就只掌握在一小部分人手里,那么英语背后的世界解释权也不会在大多数人手里。

当精英们们像“白衣上帝”一样,把语言极其背后的媒体,书籍,报纸控制在在手中时,这个世界就已经不是一个多方博弈的状态,而是一个由一小撮人操控的世界。

因为知识,不仅仅是知识,它是一种资源垄断,更是一种权力。

下面是一个抽奖

明天晚上19点20开奖

(以后会经常有抽奖的,抽奖真好玩~)

烟民,是我们国家的恩人啊

人类对宠物狗,最为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