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美,宁死不……认错?

本文作者:半听星冰乐


这几天,我国最高美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摊上事儿了。


事情的开始要从央美的美术馆承办一场“直面达芬奇和他的艺术群体原作展”开始。


从8月开始,中央美院美术馆就开始为这个展览宣传预热,将微博的背景图和主页图都换成了相关海报。


在介绍中,央美美术馆表示,这是官方为了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而举办的纪念活动,展会上会呈现这位文艺复兴大师和他的学生及追随者的绘画作品共30幅。


举办方还表示,此次会有四幅达芬奇原作:


这场展览的开放时间为9月12号到12月8日,票价从68元到120元不等。


临近开展,这场展览却被专业人士指出:这根本不是什么达芬奇展览,可以说都是骗人的!


青年艺术家、同时也是毕业于央美的知名人文艺术博主@尤勇画画 揭开了这场争论的序幕。


9月5日,他发布长微博表示,坚决抵制这场展览,因为此“达芬奇”绝非彼“达芬奇”,这是意大利策展人Nicola Barbatelli来坑骗中国观众的。


同时他列出了此次展览的一些作品,并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尤勇画画 表示这几幅被央美美术馆称之为“达芬奇原作”的作品是赝品,有些甚至根本与达芬奇毫无关系。


就算是展馆内称是达芬奇学生等人作的画作,也被指出是假的。


他总结道:这就是一场意大利假画的中国巡骗展。


“鲜为人知”的主要内容:


由意大利骗子策划,美院瞎背书,


全部“私人收藏”的意大利假画行画中国巡骗展。


1.以我多年来在欧美游学的经验,这次展品的收藏质量是任何负责任的大博物馆不屑一顾的。


2.如果这些作品企图进入中国市场,就像酸雨已经下到半空中,我只能劝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3.这里的“私人收藏”,可以理解成美术馆和博物馆都不要收藏的东西。(因为假)


这条微博迅速引起了一些美术人士的关注,很多大v站出来表示这的确是造假圈钱。


这场展览的意大利主理人也被网友扒出来根本是骗子行径。


策展人nicola barbatelli是意大利南部一个小博物馆的负责人,2008年,他在意大利一个私人房子的壁橱里发现了一副画,坚称这是达芬奇的自画像。


就是央美展出的这幅:


但是之后,达芬奇博物馆主管,同时也是艺术评论家、达芬奇研究者的Alessandro Vezzosi在2011年已经否认了这是达芬奇的自画像。


不止他,还有另一位艺术评论家Vittorio Sgarbi也早就多次表示,这幅画并非是达芬奇的真作。


意大利专家都表示,特展中所称达芬奇自画像非出自达芬奇之手,这幅画作在意大利被称为“鲁卡尼亚画板”(Tavola Lucania),是达芬奇去世后将近200年后才出现。


在维基百科上,这幅画的作者标明为“未知”。


可以说目前在学术界,这幅画是不被认可为真作的。


就在去年,因为真假问题,他的这场展览还被国外的大学拒绝在校内展出。


结果一转眼,他就来国内开始大型开展,还是在我国的最高美术学府……


也难怪@尤勇画画 这么生气了。


同时,网友还扒出来,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我国“行骗”了。


2013年,他就在山东办过这个展。


2015年,台湾也上过当。


因为在欧洲没人理,所以他这几年都在我国动脑筋。


最好玩的是,这幅画在不同的展览上光影还会变化:


左:山东博物馆2013展览“自画像” ,木板油画,


Nicola Barbatelli带到山东


中:上海2017展览“自画像” ,布面油画,


贝利尼家族展上,私人收藏


右:央美2019展览“自画像”, 木板蛋彩,


Nicola Barbatelli带到央美


——来自公众号“抄袭的艺术”


此事发酵后,央美没有公开发布声明,但是私信联系了@尤勇画画 ,表示产品的真实性和权威来自意大利的“达芬奇逝世五百周年国家委员会”,同时表示所有图录作品的真伪性不值得怀疑。


不过这些都被@尤勇画画 给一一驳斥回去:


我到底在质疑作品的好坏,还是真假?



答案:都有,首先是真假问题。



1.@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认为展品的真实性和权威来自意大利的“达芬奇逝世五百周年国家委员会”,并认为质疑者可以自行查询,那我们查了一下,发现这个组织的权限仅限意大利国内,对中央美院美术馆的”#直面“达·芬奇与他的艺术群体”原作展# 没有任何信息,对策展人nicola也没有任何消息,对中央美院及其美术馆没有任何信息提及。所以,要问一句,该国家委员会的认证在哪里?再进一步,即便有,举办活动的认证与作品真伪鉴定没有因果关系。



2.美术馆认为,所有图录作品的真伪性是不值得怀疑的,年代,收藏出处,作者,材质等都是无疑的,而我的质疑是“萝卜白菜”个人喜好的问题,不是“萝卜假萝卜”的真假问题。而我的观点认为,这次展品几乎都是存疑的,特别是唯一一件标注达芬奇的速写,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它是真品,当然,由于证伪的成本过高,我的证伪过程主要集中在对策展人的历史展览,动机,能力的怀疑上。其他作品本身水平很差,有一部分可以在拍卖记录上查询。我将部分查询结果放在图二。大家可以参考拍卖行的年代与作者,以及成交价格,这个价格已经很说明问题。



3.总结一下,现在不是展览作品的好坏水平问题,而是作品真假的问题。中央美院作为学术机构,对作品真假毫无判断力,全权单方面交给意大利策展方提供的信息。



4.下一步的质疑重点应该集中在策展人,因为所有作品都是由他和团队提供的信息,是他主动通过某中介者找到中央美院美术馆来提供展览。他的身份,学历,经历,学术成果,道德底线和他在欧洲遭受的质疑,都没有被纳入美院的考量中。(图三四的“达芬奇”肖像的差别,大家可以找茬)



5.在中央美院美术馆给出对展品真伪,策展人学术背景考核等的正面回应前,我会继续对这个展览的信息进行深度解读,也欢迎朋友们一起参与挖掘与讨论,给出你的意见。


@尤勇画画 表示,中央美院作为学术机构,对作品真假毫无判断力,全权单方面交给意大利策展方提供的信息,本身就是不对的。


但是直到现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也没有对此给出解释声明。


相对应的,9月9日,官博再次为该展做宣传,强调该展中很多作品是“一群人或师从达芬奇,或模仿、复制、重新演绎延续达芬奇的艺术形态所作”,淡化了对达芬奇本人的宣传。


9月10日,官博为该意大利主理人背书,称尼古拉•巴尔巴泰利教授现任卢卡尼亚古人博物馆(Antiche Genti di Lucania museum, Potenza, Italy)的科学主管。该博物馆是意大利南部达•芬奇研究的主要学术中心。


不过公众号“抄袭的艺术”也扒出了该主理人的博物馆是什么样的,给大家看看这个农家乐一样的博物馆:


博物馆项目简介:


博物馆为游客提供了一系列暗示重建,并附有考古发现。通过回到过去的旅程,可以重温公元前六世纪宫殿中贵族宴会的仪式,并在公元前四世纪的圣所中,重温献给女神Mefite的行为。整体博物馆的开放,这是一个考古行程,参观了塞拉迪瓦利奥的强化中心和罗萨诺迪瓦利奥的巨大卢卡尼亚圣所:考古剖面下的重要景点和背景下的特别建议美化。博物馆具有强烈的教育内涵。


你还别说央美的翻译还挺像那么回事:人家真的是古代人民博物馆呢。


这就样一个po地就被定性为


达芬奇研究的主要学术中心?


央美啊


Google地图显示此地


央美此次操作,实在是让很多网友都看不下去了:


看目前情况,央美美术馆并不打算撤展。